今期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图|一肖中特平的好料
忠廉的燭照——品讀武隆劉氏三進士
您的位置:武隆網 > 文化 > 正文   |   2019-04-17

  ◇楊永雄

  入秋后,本應秋高氣爽,丹桂飄香。然而,烏江大地卻秋雨綿綿,鮮有晴日。地處重慶武隆區西部的鳳來鄉迎來了一個豐收的季節,大片大片成熟的“鰍田稻”,金燦燦的谷穗垂耷著頭顱,金色的稻葉簌簌滴落的雨珠像鄉親們緬懷先人的淚水;湖里放養的淡水大閘蟹,正體態豐腴,膏肥黃滿,心躁腳癢,到處驕橫亂躥。我又一次來到鳳來鄉,可不是沖著新稻米、大閘蟹來解饞嘗鮮的,而是在冥冥之中承蒙歷史之神的諭示,來追尋五百多年前從這里走出去的著名歷史人物--劉氏三進士,即劉岌、劉秋佩、劉養充。

  為什么尋找?他們潛藏起來了嗎?沒有。他們在歷史的罅隙里安閑,在時間的暖箱里冬眠。五百多年來,我們依然能夠呼吸到他們留下來的“忠廉”氣息,我們依然能夠觸摸到他們潛藏下來的“骨鯁”溫度。他們葳蕤于明朝中期,那時明太祖朱元璋開創的基業,經過幾代皇帝經營后開始繁榮昌盛,相對祥和,相對承平。但總的來說,在祥和承平的氣氛中仍包裹著壓抑和隱憂,抑或濃霧重重,殺機四伏,險象叢生。就在這好中有壞的時代里,鳳來劉氏家族卻在前后相續的一百二十年間,文昌灼灼,考進三名進士。這不僅是劉氏家族的榮耀,也讓這一片只長山林野草和飛禽走獸的“蠻荒”之地,升騰起一縷縷爍耀文明的星光。

  那天,秋風緊、秋雨稠。我走進鳳來鄉高樓劉家祖宅,瑟瑟蜷縮在老墻邊的星星野花還在隱隱綽綽地開放,雨霧中恍若珍寶,尤其惹眼。老房旁邊有三畝地大小的池塘,水碧荷殘,死水微瀾。然而,周邊一叢叢黃綠斑亂的雜草,像受過杖刑犯人的頭發,讓我興奮,讓我憐憫。路邊的幾株桂花樹,花蕾初吐,花香輕溢,顯示出幾分高貴。我無意欣賞這些,徑直走進了進士的故居。幾百年前的老房幾經毀廢。殘留的一間穹頂高闊,鍋口大的黑色圓柱穿斗木屋,是一間祠堂,堂內沒有留下可供見證的匾牌和文字。但是,給人的感覺,厚重華美,氣息古遠,久看不厭。我四處尋找,癡想從哪個角落隱約走出他們的身影,來一次神奇的邂逅,與他們對揖之后,長談一場。我在此呆了很長時間,時而閉上眼睛冥想,時而睜開眼死死的盯著某一個地方癡望,仿佛聽到了他們從歷史深處走來的腳步聲,聞到了墨香撲鼻的氣息。可是,四下尋望總不見半個人影。最后,我只得悵悵惘惘,憂憂悒悒離開。

  于是,我開始紙上的艱難尋找。或借或買了《二十四史》《中國通史》《明史》《明朝那些事兒》和一些古時的方志閱讀。我眼睛不好,整天整夜戴著三百五十度老光鏡在黃黃脆脆的紙頁中穿行,讀得眼花繚亂,神思恍惚。古人寫史惜墨如金,只能找到一些殘缺不全的信息。一些新編資料書,一經文字蒸餾,揮發了歷史蘊含的原汁,消褪了歲月的底色,讀來乏味。我試圖從這些歲月的殘簡中拼接出三位前賢的華美篇章,還原五百年前的興衰榮辱。

  幾百年前的繁華謝幕,他們的身影真的隱匿了?跌宕的命運波濤起伏,都是坊間的茶語,都是時光的游戲。我相信,從歷史坐標的角度,他們還在。無論在歷史的長河裹挾下暗藏在某一角落,還是在行政管轄的變更中隱躲在它鄉的典籍里。不變的是,都否定不了他們是烏江大地上的武隆人。

  近一年的訪尋,難覓全蹤。在煎煎熬熬、找找尋尋、核對甄別中度過。也許是上天的安排,友人終于窺曉我的心思,速為我送來了幾本書籍。一本是冉光海先生主編的《涪陵歷史人物》,另一本是李勝教授著的《涪陵地方文化》,還有其它幾本志書,這才大概探尋到了劉氏三進士兀立在正史和民間的蹤影。史料記載:在上千年的科舉長河中,武隆從宋朝起有記載考上進士的有十一人,歲貢四人,舉人秀才更多。但后來大多都碌碌無為,被淹沒在歷史的漫漶紅塵之中,只有劉氏三進士歷經近六百年的風雨歲月,依然在歷史的天空中光芒熠熠。談起明朝的禮部尚書劉岌,賢良忠臣劉秋佩,清廉志士劉養充,正史和野史都咄咄逼人,至今讓人欽敬備至。

  在古代,武隆這一片閉塞的土地上文脈微弱,很難有人考取進士。可是,在相距不到一百二十年間,同一地方、同一宗族,高樓劉氏竟然先后考取三名進士,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,成就了蔚為大觀“劉家氣象”,引領后代無數鄉野子弟紛紛效仿,寒窗苦讀,最后金榜題名,讓這一片薄土瘠壤儼然成了人才成長的豐腴沃土。第一位考中進士的是劉岌,官至明代兩朝禮部尚書,太子太保致仕,從一品大員,成為武隆有歷史記載的第一位“高官”,至今無人能匹。第二位考中進士的是劉岌的堂侄劉秋佩,任過戶部給事中、金華知府、長沙知府、江西按察副使、追贈大理寺少卿等職,性格剛直,不畏權貴,數度彈劾權傾朝野的宦官劉瑾而名垂青史,人稱“劉司諫”。告病還鄉期間,創辦白云書院,為這方蒙昧的山鄉傳遞文明薪火。第三位是劉養充,讓軍民崇敬和愛戴,一生清廉。三位進士在歷史上都受到過當朝皇帝“表彰”,史書上稱劉岌為“德能廉吏”,稱劉秋佩為“剛直忠臣”,稱劉養充“清廉從政”。

  書寫對國家建有大功,對民間有過貢獻的歷史人物,下筆甚為艱難,得格外小心,稍不留意,就會出現硬傷,鬧出笑話。在深秋寅夜提筆前,電話請教本地作家鄭立先生,他一語點醒我這個夢中人:“不為其樹碑立傳,只要厘清事跡就行,這就是對武隆歷史文化的一點貢獻!”翻檢史籍文字發現,一門三進士,雖然年代不同,卻有相同之處:他們一門宗親,一樣的稟賦,一樣的性情,一樣的睿德,一樣的忠誠,一樣的廉潔。讀其史書事跡,訪其民間傳聞,似乎都能品讀出許多真情真性真趣來,讓人不禁失笑。

  那么,劉岌、劉秋佩、劉養充這三進士有哪些不俗的人生軌跡?有哪些剛介耿直的性情展露?又有哪些真品德值得我掩卷咂味呢?

  (未完待續)

[打印]

[責任編輯: ]

今期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图 彩天地app 网球即时比分直播 259彩票手机app 中信积分彩票是真的么 二中二6码有几组 怎样避开计划连挂 11选五稳赚技巧 比分直播雷速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 11选5前2直选技巧